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外汇 > 汇市要闻

错过比特币 区块链会是下一次暴富的机会吗?

时间:2018-04-02 18:40:19  来源:南风窗  作者:  

链与币本为一体,至今却衍生出“链圈”和“币圈”两个圈子。谁主谁次,争锋也许缺乏意义,而过程中的多方博弈,一再应验着人们对人性的猜测。

淡季,还是淡季,比特币自开年以来一路走熊。

币圈无一幸免。尧海曾盼望春节能成为一个周期的节点,他就低买高卖。他去年这么做了,仅仅在一个项目,他投了5万元,一周后取现就赚了十几万,抵他在外打工3年的节余。

这在币圈的造富故事中不算什么,在2017年,乃至更早入场持币的人,跟上了ICO(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)的风口,财富膨胀几十到数百数千倍。李雄赚到的实现财务自由的资产,在币圈不过是“区区1亿”。

只是盛宴难再。到2017年12月下旬,加密货币(coin)比特币、以太坊和代币(token)全线下跌,陷入低迷。

春节也没有开启新一轮的周期,但这期间,区块链带着一夜暴富的故事,开始占领社交网络。

开年以来的行情,被质疑是资本入局后在一路做空。春节前后的“3点钟”群刷屏,这次区块链(主要是二级市场)和创投界人士站到了一起,网红投资人、娱乐明星吸引流量,大为火热。

这是最后一波收割。

早先的理想主义色彩被大潮冲淡。新手入场,分外眼红,直奔监管不断加码的二级市场。投机者、准备收割的资本,一级市场的变动,以及最重要的政府监管,让这里充满不确定性。

他们未必了解币圈与链圈的内在逻辑,或者了解到的信息未必准确,但他们与之休戚相关,与99%的泡沫共荣辱。他们是区块链上的“蚂蚱”。

“蚂蚱”的处境

2018年3月15日,央视3·15晚会即将开播,数字货币和ICO会被打假吗?

讨论不止,对炒币玩家来说,这是“利空”与否的信号。组织参与数字货币众筹的人,他们的担忧更为深沉,晚会所代表的权力对数字货币的定性和态度,关系到他们是平安落地,还是锒铛入狱。

ICO是指团队在区块链上开发项目,向平台发起众筹募集资金(数字货币),形同传统公司上市后首次发行股票(IPO)。

不同的是,ICO没有股市的时间、涨跌等金融管制限制,发起团队也无须经过严格审核。

国内ICO最火热的时候是在2017年9月以前,热钱涌入ICO融资平台。项目团队发起的代币一放出就被哄抢,代币交易价值随之上升,炒币玩家低买高卖,或持币等高位,成就了后来的造富神话。

项目团队很快达成他们从百万、千万到上亿级别不断变大的融资目标,甚至不用超过10分钟。

比在股市融资来得快,来得多,来得容易,“那可都是没有上税的”。BTG(比特币的一种分叉币)创始人廖翔说。

参与这一造富运动,只需在网上登陆ICO交易平台,注册验证后,将人民币、美元等法定货币兑换成数字货币。

不过,法币交易很快在风口上被禁止。2017年9月4日,被币圈称为904币灾。

央行等7部门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,称代币发行融资是未经批准公开融资的行为,涉嫌违法,同时禁止国内各大交易所做法币、代币和“虚拟货币”(加密货币)之间的相互流通。

“一刀切”政策出台,代币、加密货币交易价值应声暴跌。

但数字货币很快从币灾后“重生”,不到一周,恢复了上涨态势。ICO被禁止后,法币交易转入线下的场外交易,或以小圈子的私募形式卷土重来。交易平台的运营主体转移到海外,把“摘除”了法币交易这一敏感环节的资金流引向海外运营。

从国内监管的重拳打击,到海外的信息与技术壁垒更高的市场,投机的资本和骗局这些都不能消解国内玩家对炒币的热情。币须网、量子学派创始人罗金海记得,这股对区块链技术及其二级市场代币的热情,是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酝酿,2017年进入疯狂模式。

此前,比特币是更小的极客圈子里的热门话题,其应用也多见于资金盘运作、洗钱和军火毒品贩卖的灰黑色领域。

2016年,股市泡沫破裂,国家逐步实行对外汇的管制,具有投资性质的房产也被严格限售,热钱无路可走。与此同时,比特币在这一年总量减半,随后市值一路上升。

也是在2016年,以太坊等更为灵活的区块链模式成熟,更多加密货币和代币可供选择,大大降低了入场门槛。基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,以及代币流通的匿名性,为热钱提供了脱离监管的出路。

数字货币是区块链发展至今最为成功的应用。这注定了他们的心态杯弓蛇影,得之,是技术创新的开拓者和拥抱者,失之,则涉嫌非法集资和非法吸储等罪名,这也是“蚂蚱”们的处境。

理想与人性

要解释当下,需回溯到10年前。

比特币,最初是为挑战主权货币。2009年1月,比特币区块链正式上线。比特币是一段计算机程序,是基于公有区块链的加密货币。

公有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账本,可以记录用户资金、身份信息在内的数据等。它靠一套数学算法,建立规则,用户进行交易时,需遵循规则才能成功。

数字货币是区块链上的一个激励机制,由用户提供算力及消耗的电力来获得。这意味着,不再需要一个中心化的组织,如央行等印发货币和监控市场。

李雄从2013年开始接触比特币,他把社会形态分为3个阶段。从传统的金字塔架构,到互联网扁平化,到区块链的网状结构,人与人之间最终取得平等和独立。

比特币的初期持有者,多为信仰去中心化的极客。但在发展中,他们逐渐把比特币区块链中心化。中国的极客,比特币界“元老”Firedcat在2012年研发出矿机,开始了“算力中心化”,终结了家用电脑也能挖矿挣比特币的日子。

矿机迭代迅猛,配套的矿产需要耗费大量电力,只能建于水电站旁。“挖矿”门槛攀升,至今大部分算力聚集在一级市场的头部企业。

在算力为王的野蛮生长期,比特币的行情却一路下行。罗金海说,2014年,比特币经历崩盘式骤降,到达冰点。那时候比特币圈内意识到,比特币的信仰太过刺眼,应该少说比特币,多说底层技术,区块链技术自此浮上水面。

区块链技术在此后有了较大进展,但受制于分布式网络的低效率,和应用场景的缺乏,在一级市场上,至今尚未出现日活量可达互联网级别的应用。而在二级市场,数字货币逐渐风光无两,与金钱挂钩的它不受控制地“欲盖弥彰”。

链与币本为一体,至今却衍生出“链圈”和“币圈”两个圈子。谁主谁次,争锋也许缺乏意义,而过程中的多方博弈,一再应验着人们对人性的猜测。

2015年的3M资金互助盘,如今早就破产。在当时,3M支持人民币和比特币两种模式的结算,且人民币结算的收益为30%,比特币则为100%。张宏彬运作3M时用人民币结算,在崩盘前就离开了,小赚一笔。

“现在想想悔死了”,他在2017年3月入场比特币,不到半年实现了“财务半自由”,现在做区块链科技应用,同时寻找好项目,做了一名风险投资人。

资金盘老手张伟龙,也在3M盘与比特币错过了。他决定亡羊补牢,在2017年4月入场,参与ICO和代币发行前的众筹,半年里取出数百万的“利润”,至今留了千万计的代币在项目里,佛性炒币。

2017年,ICO融资平台造就了财富神话。李雄是ICO365创始人之一,该平台在2017年上半年的排行上,规模位列第三。他说,除了经济行情和金融管制外,大量创投项目的进入,也助推了泡沫。

2015年,互联网创业潮的资本寒冬渐浓,无法融到钱的创业团队发现ICO里,融资如捡钱,大量涌入。而后是找不到项目的焦虑的风投们,再来助推了一波。

ICO365在2017年6月底关闭,比904的监管政策还早2个月。李雄说,是因为他看到了ICO的风险和不可持续性。在后台验证身份时,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入场,太多垃圾项目已经把ICO融资变成了圈钱工具和赌博。

他担心,如果将来代币破发,会引起群体性事件。对于已经被监管盯上的币圈,这是真正的痛点所在。

行情中心

汇市要闻更多>>>